您好,歡迎來到精基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
>
新聞中心

新聞中心



近年來最火的宮鬥劇,非孫俪主演的《甄嬛傳》莫屬,但若論宮鬥劇鼻祖,大家都會想起11年前的無線劇《金枝欲孽》,這部劇開創了宮鬥劇的先河,但有别有内地宮鬥劇中人物的善惡分明,《金枝欲孽》中的各嫔妃雖爲了争寵使盡各種陰險手段,但她們也有人性善良的一面。她們争寵或爲自保,或爲報恩,或爲複仇,鬥起來也是小心翼翼,該劇更像是權術文化的平民版,體現了中國老百姓的生存智慧。2006年,《金枝欲孽》首次在芒果台播出,那時小編剛上高中,對劇中人物的“勾心鬥角”看得并不分明,隻記得劇中黎姿飾演的“玉瑩”明豔動人,堪稱其顔值巅峰;而佘詩曼飾演的“爾淳”身世凄苦,雖然老謀深算卻重情重義,再加上該劇第一個出現的便是爾淳,活到最後的女主角也隻有爾淳(如妃留在了宮中),便理所當然的認爲該劇的第一女主角是佘詩曼!近期重溫該劇才恍然發現,該劇的戲份最多的既不是佘詩曼也不是黎姿,反而是人氣最低的張可頤(安茜)!而在《金枝欲孽》四大女主的人物設置上,張可頤飾演的“安茜”也是劇中最有正義感也最有智慧的角色,同時也是劇中唯一一個獲得2個男人鍾愛的女子(孔武、康永祿,皇上不算)。事實上,在《金枝欲孽》開拍時,張可頤剛剛憑借時裝穿越劇《九五至尊》獲得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女主角獎,那時是張可頤她在無線地位最高也最受重視的時候,而《金枝欲孽》最開始宣傳時,張可頤也一直被放在海報最中心,連劇集結束時的演員表,張可盈的名字也是放在第一位!不過這部劇播出後,最受歡迎的反而是鄧萃雯飾演的第四女主角——如妃,劇中的如妃嚣張跋扈,一手遮天,但同時她爲人處世明白直接,險而不陰,即使失勢也能做到韬光養晦,進退自如,面對皇後的奚落,她也能說出“我可不希望是皇後娘娘說的什麽孔雀,因爲會欲火重生的,隻有鳳凰”這樣的話來,依舊伶牙俐齒、照舊氣勢不倒!當然,如妃除去表面上的強硬,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,女兒小格格始終是她心中的軟肋,盡管她最後靠着女兒的夭折翻了身;而孔武,這個在她最困難的時候雪中送炭的男人,她愛而不能言,更在最一直七天降水量预报放棄了跟他一起出宮的機會,選擇留在紫禁城跟皇後繼續鬥......“不愛宮牆柳,似被前緣誤,花開花落終有時,總賴東君主,去又如何去,住又何處住,若得江上泛扁舟,妾願随君往”,該劇最大的懸念大概就是孔武撿到的這條絲帕了,有人說這條手帕是安茜的,有人卻說這條手帕是如妃的,你們怎麽看?歡迎在評論區讨論!



童年是快樂的,童年是美好的,孩子們是那麽的天真無邪!台上上虞锦江丁香园售楼处分鍾,台下的孩子們都是在非常認真的排練,充分的展示自己,請大家家爲孩子們的童真、童趣喝彩加油!



5月10日,順豐(SZ:002352)上線“豐食”平台,主打面向企業員工市場的送餐服務。也就是說,無論企業還是個人,都可以在豐食下單外賣。截至目前,豐食上已有近百家知名餐飲企業入駐,包括必勝客、德克士、真功夫、吉野家、達美樂、雲海肴、西貝、周黑鴨等。順豐之所以跨界外賣,很大程度上與其快遞業務遇到瓶頸有關。過去幾年,順豐優勢的時效件領域近幾年逐漸走到天花闆,增速越來越低。切入電商件市場,固然能有增長,但受困于價格戰,其盈利能力下滑已成必然。與競争激烈的快遞相比,外賣似乎是一個更好的生意。一方面,外賣市場格局穩定,競争環境已經趨緩。也正因爲如此,美團外賣業務的毛利率已經從2017年的8.1%大幅提升至2019年的18.7%,超過A股上任何一家快遞公司。另一方面,外賣市場規模廣闊,疫情下興起的企業團餐市場,更爲順豐進場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契機。加上順豐過去在同城業務上的布局,也爲其外賣業務的早期啓動提供了支撐。很多人不理解順豐爲何跨界外賣,但在讀懂君看來,這并不奇怪。原因很簡單,随着宏觀經濟增長放緩,巨頭們自己地盤上的“肉”越來越少,不得不去其他地盤上搶“肉”吃。過去,人們把美團的邊界擴張,說是王興的無限遊戲。如今看來,阿裏、今日頭條等巨頭都在進行着各自的無限遊戲。不久前,阿裏發力本地生活、頭條進軍遊戲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從這個角度看,除了社交這種有極強網絡效應的領域會出現壟斷外,絕大部分領域的戰争是很難結束的。換句話說,競合才是未來的常态。财報顯示,2019年順豐營收1121.93億元,同比增長23.37%;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57.97億元,同比增長27.23%;順豐速運業務實現快遞件量達48.31億票,同比增長25.84%,算下來平均每天快遞件量在1323萬票左右。順豐在快遞領域這些年的成績已經相當突出了,爲何不專注于快遞,要來外賣領域虎口奪食?快遞行業,三通一達,加上順豐和百世,六大巨頭占了80%的市場份額,行業集中化程度相對較高,但這六大巨頭直接的競争卻十分慘烈。順豐主要占據高端市場,營收處于行業第一,但市場占有率卻遠不及其它對手,特别是中通,市場份額已經連續四年穩居第一。随着價格戰的進行,以及其它随時可能入場的對手,居安思危,未雨綢缪是快遞企業必須面對的現實。順豐,還通過收購品駿快遞來搶占中低端市場,既然順豐可以進入中低端市場,同理,其它對手也可能進入高端市場。疫情期間,順豐積極抗疫,複工複産,業務基本上沒受到什麽影響,民衆不出老大妈理论片門,網上購物的需求更大。一季度,順豐的業績卻并沒有什麽驚喜,順豐一季度淨利潤9.07億元,同比下降28.16%。營收增長39.59%,快遞業務完成17.2億票,同比增加77.14%,但淨利潤卻下滑近30%。增收不增利,這可能也是順豐尋求跨界的重要原因。資本市場上,順豐的市值現在2081億,離2017年的高峰3000多億市值也有不小差距。順豐一直都有跨界想法,特别是電商夢,并且也付諸了實際行動。早在十年前,2010年8月,順豐就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個電商平台,順豐E商圈,主售食品,也有少量3C産品,還推出了配套的支付平台,順豐寶。起了個大早,卻趕了個晚集,不到一年時間,就以失敗告終。此後的嘿客,順豐優選,順豐海淘、豐趣海淘,10年來,順豐電商一直在不斷嘗試,最終都不算成功。在電商領域,順豐則稱得上“隔行如隔山”。嘗試電商一直不如意,順豐開始把目光瞄向與快遞相近的領域。首先是快遞櫃。這幾天因爲收費事件鬧得沸沸揚揚的豐巢開曼,就

網站地圖